欢迎访问历史军队网!微信公众号

沭河两岸抗日儿童团轶事

时间:2020-01-22 11:05:05

抗日战争时期,隶属于中共山东分局滨海抗日根据地的临沭县的南辰、北辰、长沙头、山后、小埠子、老古墩、郑庄等几十个村子,散布在沭河两岸。在那烽火岁月里,这一带共有两所抗日小学。抗日小学除年龄偏小的一二年级孩子外,其他学生在村里都是儿童团员。他们活跃在沭河两岸,踊跃参加抗日活动,靠热情、勇敢和智慧,为当地的抗日斗争作出了积极奉献。

慰问伤病员倾深情

听南辰村当年的儿童团员王德宽、徐建亮等几位老人讲,1941年到1942年,八路军第115师的一处后方医院就驻在北辰村。当时医院的条件相当简陋,伤病员中有的想家,有的因伤致残情绪低落,有的一时想不开和医护人员闹别扭……针对这种情况,医院院长经反复考虑后,便找到南辰抗日小学的何校长,想请抗日小学的儿童团宣传队到他们那里去活跃一下医院的氛围。谁知这一去效果很好,大受欢迎。宣传队便坚持每周去一次,并根据伤病员们的意见,以在院子里集中演出为主,同时还深入到各个病房里,为暂时不能出病房的伤病员演出。没想到,这一来就向宣传队队员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标准。因为伤病员来自天南地北,有的喜欢听山东快书,有的喜欢听吕剧,有的喜欢听快板,有的喜欢听苏北民歌,有的喜欢听鲁南小调,还有的喜欢听豫剧……这下可急坏了小演员们。因为有的他们不但不会,连见都没见过……天下无难事,在学校的大力支持下,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他们主动克服种种困难,到沭河两岸的各个村里去,向各村会演戏的老艺人们学习,拜他们为师,邀他们指导,请他们在现场传帮带。王德宽、徐建亮、王家松等当时为了学习吕剧《王汉喜借年》、山东快书《武松打虎》、苏北民歌《绣花灯》,跑了十几个村子,分别向十几位老艺人取经。

经过一个阶段的刻苦排练,宣传队的翅膀硬了,演出的水平普遍高了,演员增加到30多个,内容上也更丰富了,节目种类也更加齐全了。有个老家在河南商丘名字叫周二贵的伤员,听了豫剧《花木兰从军》片段,很受感动,高兴地说,再也不能因想家而闹情绪了,古有花木兰,离乡去从军,离家离亲人,为我们做出了样子。我要好好养伤,争取早日返回战场把敌杀,赶不走日本强盗,有何面目回商丘。有位老家在鲁西南名字叫谢小平的伤员,听了山东快书《武松打虎》,激动得直拍巴掌,表示伤好后,一定要拿出武松打虎的劲头杀敌报国。后来,小埠子村的抗日小学儿童团宣传队也积极参加了这项活动。

宣传队的演出,受到广大医护人员的一致好评,受到一茬茬伤病员的衷心欢迎。八路军第115师政治部主任兼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萧华同志1942年秋天到北辰村医院看望伤病员时,亲切接见了两个学校的儿童团宣传队成员,他深情地说:“儿童团,人小办大事,影响很大很好,为广大青少年树立了榜样,真是好样的!”

识密探心明眼亮

1942年初冬的一天,小埠子村抗日小学的学生朱江涛被派去帮助学校食堂去大兴镇集市上买白菜。那年,朱江涛刚好15岁,还是村儿童团的团长。菜买完后,天已过午,有个人在背后喊起了朱江涛的小名:“狗狗,你也来赶集的呀!”朱江涛一看,原来是大舅家的表哥,便跑了过去。表哥有40多岁了,热情地说:“狗狗,你饿了吧,我老远就看见你了,表哥买包子给你吃。”

“表哥,不饿,天还早呢,回家吃晚不了。”

“狗狗,我正要到你家去呢,你们小埠子村的儿童团演出队可出了大名呢,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

“表哥,这都是应该干的么,打鬼子,锄汉奸,人人有责!”

“狗狗,你常去医院,常给他们演出,医院里有不少伤病员,肯定有不少条枪在护着他们吧。”

朱江涛点了点头。

“到底有多少啊?外人确实猜不透,总得有个数吧!”

朱江涛不愿回答,医院院长曾对他们多次说过,医院的伤病员数,保卫医院的军事力量及哨位分布,药库的药品,这些都是机密,不能随便对外人说。

“那肯定不会少!”朱江涛笑着回答。

表哥不高兴了,“咱们还是亲戚呢,表哥随便问个事还有什么呀!”

“我本来就不知道,哪能瞎编啊。”

表哥看问不出个结果,招呼也没打,也不提吃包子的事了,气呼呼地转身走了。

下午,朱江涛刚回到家,妈妈便批评儿子:“狗狗,你怎么能惹你表哥生气呢,他就是随便问问你,还有什么。”

“我不知道啊,怎么回答。”

“怎么会不知道,保卫医院的张连长前些日子还来过咱家里呢,顶多也就一个连的兵力呗,加上最近连里抽调人员加强对沭河渡口的警戒,护卫医院里的力量恐怕已不足一个连了。”

“妈妈,表哥刚才来过?”

“这不,才刚刚离开家门。”

朱江涛的脑子一下子明朗起来,表哥对这个问题为啥这么上心,一问再问……

想到这儿,朱江涛突然站了起来,对妈妈说:“有件急事,我得立即出去一下。”说完,马上就跑了出去。

出了村口的表哥如释重负,正心里得意时,却被前面巡逻的民兵拦住了。表哥的手刚要往怀里伸,就被按住了。在他的怀里,有一把崭新的手枪被掏了出来。

“表哥,你这是干啥?”朱江涛从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

表哥低下了头,他明白事情坏在谁的手里,想凭情报去据点领赏钱的计划彻底落空了。原来,朱江涛的表哥住在东面有15里之遥的三家洼村,今年夏天,他被沙河镇敌人据点里的情报队所收买,当了他们的密探。

很快,15岁的朱江涛上了滨海区的报纸,文章的题目是《根据地警惕的小哨兵》。朱江涛还被县民主政府授予“模范儿童团员”称号。八路军第115师政治部主任兼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萧华同志听说此事,自豪地说:“咱滨海区儿童团的觉悟就是高。”中共山东分局秘书处主任谷牧同志,亲临小埠子村,在抗日小学全体师生大会上动情地说:“抗日小学办得好,儿童团人小立大功,警惕性最高,眼睛最亮!”

下一篇:返回列表